【资本退潮后 这支足球俱乐部正探索“用爱发电”】12月末的冰点温度之下,渭南体育场外却摩肩接踵。球迷在各式摊位前排成了长队,陕西长安联合足球俱乐部的标识随处可见。球迷们气势十足的助威歌,给冬日增添了不少热血与温度。这不是比赛日的场景,而是陕西长安联合足球俱乐部会员大会的景象。作为一支2023赛季征战中冠(第四级别)的足球俱乐部,这样的场面甚至比不少中超比赛日还热闹。

中新网北京1月2日电(记者卞立群)12月末的冰点温度之下,渭南体育场外却摩肩接踵。

球迷在各式摊位前排成了长队,陕西长安联合足球俱乐部的标识随处可见。球迷们气势十足的助威歌,给冬日增添了不少热血与温度。

这不是比赛日的场景,而是陕西长安联合足球俱乐部会员大会的景象。作为一支2023赛季征战中冠(第四级别)的足球俱乐部,这样的场面甚至比不少中超比赛日还热闹。

仅有20多位工作人员的陕西长安联合,举办了一场颇具规模的会员大会。如队名中的“联合”二字,他们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——有人无偿为俱乐部提供无人机表演,有人无偿为这场会员大会忙前忙后。其中既有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家属、朋友,也有身处各行各业的球迷。

不求回报“用爱发电”,自己掏钱支持一家足球俱乐部,甚至集资给球队捐大巴车,这些听上去有些不现实的东西,恰恰就成了现实。

依靠球迷的力量,陕西足球保住了火种。象征着重生的陕西长安联合,成功在今年冲入中乙联赛。

在会员制道路上,他们正探索一条中国职业足球通往未来的路。俱乐部董事长黄盛华对中新网记者透露,2024赛季,他们有很大信心实现收支平衡,甚至有所盈余。

陕西足球圣地“圣朱雀”65公里外的渭南体育场,是2023赛季陕西长安联合的主场。

这里有过失落和迷茫的泪水,有过队长丁捷向球迷们动情一跪,当然也有历尽波折如愿冲入中乙联赛之后,会员大会上的快乐与感动。

从西安市区到渭南体育场,开车需要一个小时,球迷也可以选择到西安北站乘坐经停渭南的动车。每逢比赛日和俱乐部重要活动,还有球迷专列可以乘坐。

距离与低温,丝毫没有影响陕西球迷的热情,超13000人参加了俱乐部的会员大会。

有球迷对记者表示:“如果在‘圣朱雀’,来的人还会更多,达到3万肯定没问题。可惜因为一些原因最终没能成行,但在这里举办也算是有始有终。”

9个月之前,是完全不同情景。陕西长安竞技因为历史欠债问题,倒在2023赛季开始之前。陕西足球,又一次没有了职业球队。

德国的柏林联合,曾经上演过球迷卖血救俱乐部,自愿帮助俱乐部建球场的壮举。

在中国陕西,球迷尽自己所能购买会员和周边产品,集资为球队捐赠大巴……这里对于足球的热爱,同样纯粹。

从长沙到西安,球迷捐赠的大巴车在饱经沧桑的钟楼前缓缓驶过,车牌号“湘A17937”自有天意般的喊出“一起救陕西”。

这里没有大连和广州“八冠王”般的至高荣誉,也没有北京国安、山东泰山、上海申花这些传统豪门的传承与积淀。

甚至他们深爱的陕西国力、陕西浐灞,曾经弃他们而去,迁往别的城市。即使是这样,陕西球迷依旧对于足球保持着热爱与执着。

陕西长安竞技悲情解散之后,俱乐部创始人张威提出了会员制的想法,陕西长安联合这家俱乐部就此诞生。

用一位球迷的话说,现在再也不用担心球队离他们而去,因为他们就是球队的主人。

会员大会现场,不少球迷穿着20多年前陕西国力的队服,当年的功勋外援马科斯、毛罗以及主教练卡洛斯也回到了陕西。

不少西北汉子流下了泪水。有对青春的追忆,也有对当年深爱着的球队远走的无奈与不甘。

如今,他们把这些复杂的情感,寄予陕西长安联合。一位中年球迷擦拭着眼泪对记者感慨:“现在可能更像是一种对待自己孩子的感觉。”

作为俱乐部董事长,黄盛华在会员大会上也哭了。“我终于知道,什么叫做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人。陕西球迷太淳朴、太直爽、太耿直,而且有太多的爱和信仰。如果不尽全力给他们一些回报的话,就辜负了这份工作的价值和意义。”他说。

作为会员制俱乐部,陕西长安联合的标语是“人民球队为人民”,这与绝大多数俱乐部含有胜利、冠军等竞技相关字样的标语相比,内涵大不相同。

作为会员制俱乐部,陕西长安联合会员可享受观赛、入会礼,以及俱乐部合作商家折扣等权益。

如果是参议会员,可发起动议,拥有被选举权和投票权,参与俱乐部的决策。对于俱乐部的注册地、名称、主色调、队歌等等重大事项决策,拥有一票否决权。

黄盛华此前在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担任董事长,也曾参与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筹备和组建工作。

如今在陕西长安联合,他感受到的最大不同,是俱乐部的所有运作与决定都基于球迷。“我会更注重什么才是足球和职业足球的本源。”

黄盛华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私信必回,每天大概30条左右。据他计算,这段日子至少回答了来自1000多人的各种类型的问题,这还没算上俱乐部客服平台的数据。

“未来我们还会在这方面扩充人手,因为球迷是我们的基础和根基。我希望陕西球迷成为最幸福的人,这个很重要。”黄盛华说。

会员大会上,俱乐部总经理文翊汀汇报了2023赛季财务情况。从5月俱乐部成立至11月,共收入约1100万元人民币,成本约1638万,亏损约539万。

全赛季个人会员人数8964人,其中超过半数为1000元/年的联合会员,仅个人会员收入就达到705万元左右。

贾丰是陕西长安联合会员中比较特殊的一位。他平时生活在江苏,相对更喜欢篮球。出于单纯支持的想法,他购买了新赛季普通会员。

“之前陕西长安竞技解散的时候,球员和球迷在训练场哭的画面令我印象很深刻,感觉陕西的球队确实很难。我很喜欢陕西足球和球迷的激情,如果新赛季主场在西安,我找机会一定会去看比赛。”他说。

一个并非足球迷的江苏人,为远在陕西的中乙球队花钱。这在以往认知里似乎并不现实的存在,却和陕西长安联合实行会员制一样,成为如今中国足球金子般的现实。

这份难能可贵的认同,离不开球迷会员与俱乐部在精神属性层面的契合。这也是一场双向奔赴——黄盛华说,他们的球迷服务质量,在国内俱乐部中是数得着的。

黄盛华对记者透露,俱乐部有很大信心在2024赛季实现收支平衡,甚至有所盈余。

“新赛季我们预算投入可能在3000万左右。如果主场设置在比较好的球场,那场地整体费用会很大。另外我们还要做青训,所以整体支出会比2023年多一些。”

“即使是这样,我们还是很有信心。现在平均每个人是400至500元的会员费,按照15000人计算就是700多万。新赛季主场比赛场次多了,门票收入预计在1500万元左右,净收入可能约800万。加上企业会员、胸前背后广告还有球迷周边的收入,达到3000万元问题不太大。”

最近黄盛华还与文翊汀一起直播,曾经一场直播带货就收入28万元,纯利润达5万元左右。虽然不是每次都能达到这个数字,但他希望细水长流之下,一年能够在这方面产生300万元的盈利。

每逢年关,中国足球就到了一年一度的准入关键时刻,一些国内职业足球俱乐部又要面临生死存亡。

如果未能通过准入,原因无外乎是无力偿还“金元足球”时期留下的巨额历史欠债,或是投资商出现资金问题无力继续出资,抑或俱乐部迁入新的城市后,当初得到的承诺没有兑现,导致生存困难。

这些窘境,陕西足球都经历过。但在当下,陕西队和球迷们都可以安稳的憧憬2024年,不需要再担惊受怕,因为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

对于职业联赛可能开放球队冠名以及重启俱乐部易地搬迁政策,黄盛华表示:“如果有冠名,我们当然欢迎,没有的话也无所谓,在这方面我们还是很中性的态度。”

但对于异地搬迁政策,黄盛华并不认同。“俱乐部为什么不能通过一些市场化的东西,在所在城市形成一个很好的氛围,去谋求生存?我不太赞成中超层面的俱乐部易地搬迁。至于中甲和中乙级别俱乐部,我认为需要一个严格的限制和条件才可以允许。”

在国内职业足球俱乐部普遍生存困难的背景之下,会员制是否是解决问题的答案?

黄盛华认为,至少在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武汉等一些大城市是有机会的。“毕竟足球人口基础和沉淀已经到了比较高的层面。包括现在的广州队,搞会员制或许有点晚,但也不见得搞不定,一切皆有可能。”(完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